顶盛体育-千山药机被深交所终止上市 实控人曾违规占用逾10亿元

顶盛体育-千山药机被深交所终止上市 实控人曾违规占用逾10亿元

  原标题:再见!千山药机(维权)被深交所终止上市  实控人曾违规占用逾10亿元

  又一家A股公司被终止上市,7月14日,深交所发布公告,千山药机(300216)被终止上市。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早在2019年5月13日,千山药机就因2018年度期末净资产为负等问题被暂停上市。经过14个月的漫长等待后,深交所正式对千山药机宣布“死刑”,并要求千山药机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做好退市整理期以及终止上市后续有关工作。

  龙力退(002604)则在2020年7月14日走完了A股的“最后一程”,将于次日进入股转系统。

  即将进入退市整理期

  回顾一年多前,因2018年度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期末净资产(以下简称期末净资产)为负值,2017年度、2018年度财务会计报告均被注册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千山药机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资料显示,千山药机于2011年5月11日登陆A股市场,主营“大健康”产业,主要从事制药机械及其它包装机械等智能装备、医疗器械、医药包材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围绕慢病精准管理开展一系列医疗服务;主要产品包括,非PVC膜软袋大输液生产自动线、塑料瓶大输液生产自动线等。

  2020年6月30日,千山药机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期末净资产均为负值,且财务会计报告被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由此,千山药机触及到深交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千山药机的A股之旅已经濒临末路。

  根据深交所《关于发布<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的通知》、《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等相关规定以及深交所上市委员会的审核意见,7月14日,深交所最终决定,千山药机股票终止上市。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自深交所作出千山药机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后十五个交易日届满的次一交易日起,该公司股票交易将进入退市整理期。

  若千山药机提出复核申请,且深交所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维持终止上市决定,那么自深交所上诉复核委员会作出维持终止上市决定后的次一交易日起,千山药机股票交易进入退市整理期。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对千山药机股票予以摘牌。

  作为“前辈”,龙力退已于5月22日公告,深交所决定龙力退股票终止上市,其股票于6月1日进入退市整理期交易,最后交易日期为2020年7月14日。如今,时程已到龙力退将在7月15日被摘牌,并将进入股转系统进行股份转让。

  近三年净利润亏损约36亿

  2019年11月29日,千山药机就已收到了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以下简称《事先告知书》)。

  根据《事先告知书》认定的事实,2015-2018年期间,千山药机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触及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

  具体来看,2015年,千山药机违反会计准则及会计政策,违规确认与华冠花炮的设备销售收入;同时,虚构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虚减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导致2015年度利润虚增7950.5万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95.76%。

  2016年,千山药机未如实对解除与太平洋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进行会计处理、违规确认华冠花炮烟花生产线、中苋科技的捆包机生产线的销售收入、虚构九江清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等6家客户的销售回款、虚增在建工程,导致2016年虚增利润总额3.57亿元,占当年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160.05%。

  2017年,千山药机实控人刘祥华及其胞弟刘华山通过关联方,实际违法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10.12亿元,千山药机未按规定对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履行临时报告义务。

  监管层指出,刘祥华、刘华山凌驾于上市公司内部控制之上,操控千山药机资金往来,违规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主观故意明显,涉案金额巨大,违法情节严重,更是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根据《事先告知书》,证监会拟决定对千山药机及相关责任人给予警告,处以5万-90万元不等的罚款,当事人刘祥华、刘华山因违法行为情节严重被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根据定期报告披露,2017年~2019年期间,千山药机营业总收入分别为3.08亿元、2.01亿元和1.98亿元,同比下降59.7%、34.78%和1.63%;实现净利润则是-3.24亿元、-24.66亿元、-7.85亿元,合计亏损

  2019年,千山药机收入主要来源于制药机械和医药包装材料,截至到报告期末,该公司存在大额逾期债务未清偿,部分债权人对公司提起了诉讼,上市公司及子公司部分专利被执行保全程序,并被冻结了部分银行帐户及资产。在此背景下,已对千山药机生产经营及业务情况造成了不良影响,装备板块业务订单大幅下滑,部分业务陷入停顿,仅医药包材业务生产经营正常。

  2020上半年,千山药机披露的绝大多数公告均与立案调查、账户被冻结等问题有关。但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1月2日晚间,千山药机却公告了一笔价值1.5亿元的业务,该公司与衡阳市政府签署了《衡阳市政府购买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框架协议》,由千山药机出资为衡阳市30万高血压患者购买30万人份的高血压基因检测试剂,按每人份500元计,总计1.5亿元,结算价为1.455亿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逯文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